Thisten to Tanya     
《霧漸濃》

 

濕氣重 血液在身上慢慢流

水低落 呼吸漸漸沉重

有人說 心酸比心痛難受

我說 寂寞比沉默更難懂

只見窗上的水滴落

沒有人知道 地面有多痛

思念很濃 但心有餘 力卻不從

我在這邊 你在那頭

看不見的天空 我只能不斷摸索

我在台北 你在屏東

心與心的距離我們一定能突破

 

霧漸濃 有些是不到最後沒人能懂

手緊握 要牽著你走

霧漸厚 相信旅途中一定會有收穫

放輕鬆 把手交給我

美好的未來會在不遠處等候

 

霧散後 我們一定會有結果

全站熱搜

亨利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